欢迎来到中国绿心蓝山网!
当前位置:蓝山新闻网 >> 文化长廊 >> 原创文学 >> 内容阅读

溪水弯弯

2018-02-20 10:20:07 来源:  作者: 梁利 编辑: 黄俊北

  常在梦里回忆儿时的那条河。说是河,其实是一条小溪流。毛主席时号召社员们肩挑手扛推大磨建成了一座小山塘,自此,便有了这条弯弯的小溪,便有了我儿时无穷尽的欢乐。

  记忆中,小伙伴们常常在放学后赶着一群鸭子或一两头牛,沿着弯弯的小河,到山塘下面的大草原时放牧。牛儿在吃草、鸭儿在溪里欢快地吃着小鱼虾,而我们便在平坦松软的大草原上追逐戏耍,直到太阳下山,我们才不情愿地回家。

  记忆中,弯弯的溪水给我们提供了额外的营养。每当下大雨,水库里就会跑出一些大鱼来。于是,我们便拿着鱼网去捞鱼,拿回家里用油一炸,真香。有一个叫楚忠的大哥,他知道小溪的哪道弯弯里藏着大鱼,于是,他折枝为网,能捞上好几条,真的令人羡慕。

  记忆中,小溪流最能懂得我的心意。小时候,我比较怕羞,严厉的父亲总是逼着我去村里的学校上学。每当我寂寞的时候,我总是捧一捧甘甜的溪水,放在嘴里咀嚼。呆呆地看着小鱼儿们在水里自由的游来游去,心想,我要是能像他们一样,该有多好呀。

  世事巨变,沧海桑田。当年一纸红色的录取通知书,我从此洗净两腿的泥巴,进城读书;而儿时的伙伴,却背负着父辈们的期望,踏上了南下广东的列车。与父辈有所不同的是,我可以坐着龙马车进城读书,却深深地回忆着父亲雪地里穿草鞋求学的画面。

  曾记否,一个中秋之夜,因为太想念,借了一辆单车就要往回跑。因为路不熟悉,单车的胎爆了。胆怯的我只能伴着皎洁的月光,一路咬着牙、唱着歌,当我走到那条弯弯的溪水旁时,雄鸡叫了三遍。打开门父亲说,你怎么才回来!

  三十年河东巨变,四十年河西天翻。如今,那条弯弯的小溪,因为肥水养鱼,不再清彻;因为过度的挖掘,变得混淆不堪;人们甚至还用水泥板将她盖了起来,在上面建房。

  如今,早已三十而立的我,每当带着小孩回家看望这条弯弯的小溪。儿时的玩伴或已成家立业,或仍然孤单一人愁坏了叔叔伯伯们,也给村里凭添了几多笑柄。给我无尽怀念的少年闺土呀,你可否再如弯弯的溪水般清彻甘冽!

  溪水旁,满目皆沧桑。

  人群中,吾情何以堪。(作者:梁利)

分享到:0
相关新闻
新闻推荐
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