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中国绿心蓝山网!
当前位置:蓝山新闻网 >> 法制廉政 >> 廉政文化 >> 内容阅读

家风的见证者——老屋

2018-03-01 16:50:49 来源: 三湘风纪网 作者: 唐志煌 编辑: 蒋灵娟

  2017年岁末,在万家灯火、辞旧迎新之际,赵家老屋摇摇欲坠,无依无靠,象个风蚀残年的孤独老人,似乎放弃了对生的希冀,终未能挺过这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天。“老屋倒了”,电话那头弟弟的叹息声,传递的是深深的遗憾。

  老屋带给我欢乐,也有伤悲。老屋就象我的亲人,每当遇到冰刀霜剑或狂风暴雨时,他会毫不犹豫为我遮风避雨、提供容身之处;在我人生不如意之时,会安慰我,奋不顾身为我提供疗伤之所,带给我温暖,催我前行;在我高兴之时,会为我歌唱,和我同呼吸共命运。他已经深深融入到我的血脉之中,如同我的亲人般。现在他伟岸的身躯倒下了,我如失亲人,他如释重负,其实这也是一种新生。

  老家位于湖南衡山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那里被重重大山包围,小山村自古而来因拥有一个美丽的仙鹅传说而得名。山路崎岖而蜿蜒,老屋静静地矗立在路旁的一个土丘之上,背靠绵延的山峦,面对一片开阔的良田,门前一泓清澈的溪水,长流不息,润泽这方水土。老屋青山怀抱,绿树掩映,四季鸟语花香,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,悠然自得,恬然自乐。

 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,老屋就已经很古老了。听爷爷说,老屋原来是发财人家的公房(公房就是供佃户看管山林和耕种田土居住的房屋)。老屋面阔三间,正中间是堂屋,堂屋左右两边各有一间正房,正房两边配有厢房及杂屋若干。用三合土(黄土、石灰和细沙按一定比例混合)板筑墙体,青瓦盖顶,青石整齐垒砌成阶基。室内用厚木板铺成楼板,分成上下两层,每层都安有雕花木窗采光通风换气,家什俱全,浑然一体,非常雅致。生活在里面冬暖夏凉。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还显得不落伍,可想初建之时绝不亚于今天的别墅。

  到了姥姥这一辈,姥姥在其外婆家人的扶助下,起早贪黑,辛苦劳作,勤俭持家,农闲时兼营鞭炮生意。家境宽裕后,姥姥先从外人手里租用后来买下了这处公房的左头,更名为“进德堂”,以此为家。从此家业兴旺,安居乐业。不久之后姥姥另择他处,大兴土木,兴建了更大的“兴家堂”。姥姥重视文化教育,相继养育了四子一女,其中第三子和四子分别毕业于河北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和黄埔军校,他们远走高飞,在前线流血汗,抵御外侮,成为当时佳话。姥姥临终留下遗训:一是耕读世代传家;二是子孙后代不能做败家子,出卖祖业。

  爷爷牢记父训,亲承父业,精心经营打理着老屋,象呵护着自己的孩子一样。每天天刚麻麻亮,将老屋里里外外、前前后后收拾得一尘不染。枯枝作燃料,败叶沤肥种菜,石头和泥土就挑到门前的大路上垫坑眼,方便行人交通。一年四季,风雨无阻,不知疲倦,人称老“黄忠”。

  爷爷平生喜欢植物,在老屋四旁广植各种花草树木。名贵树木有罗汉松、白果树、檀木、楠木等;花花草草有桂花树、玉兰花、栀子花、月季花、芙蓉花、兰花、洗手香、井牙草、何首乌等;果木有桃树、李树、梨树、枣树、酸枣树、鸡爪树、柚树、葡萄、无花果、板栗、桑树、石榴树等;还有皂角树、腊树、柞树、油子树、水杉、梧桐树、梓树、沙柏树、樟树等等,门类齐全,品种繁多。

  爷爷还利用老屋四周的空坪隙地见缝插针种上各种蔬菜。到了收获的季节,老屋里冬瓜、红南瓜垒成墙,在横屋(厢房)地下和屋后山脚各有一个地窖,地窖象一个聚宝盆,红薯、芋头、洋芋、白薯等杂粮应有尽有。在那物资匮乏、主食供应不足的年代里,保证了我们能填饱肚皮。奶奶三寸金莲,力所能及喂些鸡鸭禽畜,补贴家用。哥哥经常提着虾扒到老屋前的小溪里捕鱼、虾,或到水田里抓鳝鱼、泥鳅打牙祭,改善生活,别有一番滋味。长大以后,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香喷喷的美味了。

  夏天,劳动后的人们常喜欢坐在老屋的大树下纳凉歇息,和爷爷一起攀谈着古老的故事。妈妈则热情大方地捧出自家新摘的水果招待来客,他们艳羡老屋(那时很多人家住的是低矮空空洞洞的平房,茅草房随处可见)宽敞明亮,干净熨贴。老屋每天热热闹闹,尽情享受着他人的啧叹和属于自己的荣光!

  老屋给了我一个愉快的童年。我在这里打闹、嬉戏、无忧无虑成长。从我懂事时开始,爷爷手把手教我背诵《三字经》《增广贤文》《唐诗三百首》等等,向我讲述古代贤人、近代名人的励志故事;天气炎热之时和小伙伴下到老屋门前的小溪里戏水、摸鱼;大雪后玩堆雪人、滚雪球、打雪仗等游戏。

 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改革的春风吹拂着大地,爸爸评反复职重新安排了工作,一家人团聚在老屋,其乐融融。老屋也焕发了新的生机。先后迎来了三位新娘,增添了五位新鲜血液。同时也送走了四位亲人:爷爷、奶奶、爸爸、妈妈。当送走上代最后一个至亲妈妈时,老屋似一个弃儿,流下了长长的洗壁泪,愈发憔悴。从此以后,一家人各奔东西,人去楼空,老屋少了往日的欢笑。多次酝酿拆旧建新,终因无心打理而胎死腹中,任其自生自灭。当村里别墅洋房如雨后春笋林立之时,老屋更自惭形秽了。

  老屋终究未能走出周期率,悄无声息,寿终正寝,带走了欢歌笑语,带走了历史的沉淀,留下了亲人音容笑貌,留下了良好的家风,留给我的是绵绵无穷的思念。

  老屋结束了作为有形的家的历史使命。但老屋是我的精神家园。他所传承的优良家风却岿然屹立,永垂不朽,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,也必将代代相传。(衡山县纪委 唐志煌)

分享到:0
相关新闻
新闻推荐
热点新闻